这一年曾高达 22% 的国产手机份额,下滑至 22% 。在媒体纷纷写出‘波导失败论’、‘国产手机崩溃论’之后,波导选择再次与萨基姆合作,成立宁波波导萨基姆电子有限企业,希望真正从研发环节将二者的产能整合。精简新品、继续走性价比模式似乎短暂地见效了,波导扭亏为盈,但却不想死磕手机了。

谈起比特大陆这家企业,笔者不由得会想到分叉。第一次是BTC和BCH的硬分叉;第二次是BCH和BSV的硬分叉。每一次分叉都在圈内掀起了巨大的波澜。而这一次,恐怕将是属于比特大陆这家企业自己的、一场区块链与“AI和芯片”的硬分叉。